首页 > 税法趣味角  >  税收故事 > 正文

《诗经》里的税收故事

发布时间:2021-08-10 作者: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东城区税务局 来源: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 浏览次数:

《诗经》里的税收故事

《诗经》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,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,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(前11世纪至前6世纪)的诗歌,共305篇,反映了周初至周晚期约五百年间的社会面貌。《诗经》的作者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,传为尹吉甫采集、孔子编订。《诗经》在先秦时期称为《诗》,或取其整数称《诗三百》。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,始称《诗经》,并沿用至今。

《诗经》内容丰富,反映了劳动与爱情、战争与徭役、贡赋与租税、压迫与反抗、风俗与婚姻、祭祖与宴会,甚至天象、地貌、动物、植物等方方面面,是周代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。《诗经》立足于社会现实生活,没有虚妄与怪诞,极少超自然的神话,描述的祭祀、宴饮、农事是周代社会经济和礼乐文化的产物,对时政世风、战争徭役、贡赋租税、婚姻爱情的叙写,展现的是周代政治状况、社会生活、风俗民情,这一“饥者歌其食,劳者歌其事”的精神传统为后世所代代继承和发扬。

《诗经》里有周代的田赋故事。“有渰萋萋,兴雨祈祈。雨我公田,遂及我私”(《小雅·大田》),“中田有庐,疆埸有瓜,是剥是菹,献之皇祖”(《小雅·信南山》),写的是井田制,“公田”“中田”是井田中的中间地块,由耕种井田的周边8家佃农合耕,其余8块是私田,由佃农各自耕种,公田收成归王室,私田收成归农户。一直到秦国商鞅变法,废井田开阡陌,及鲁国实行初税亩,井田制遂废。“度其隰原,彻田为粮”(《大雅·公刘》),“王命召伯,彻申伯土田”(《大雅·崧高》),是说田赋的“彻法”。三代田赋,夏代行贡法,商代行助法,至周朝推行税率为什一之彻法,劳动者按十分之一比例缴纳农产谷物税。

《诗经》里有周代的军赋故事。“何草不黄?何日不行?何人不将?经营四方”(《小雅·何草不黄》),让我们见证征夫疲于行役。“彼尔维何?维常之华。彼路斯何?君子之车。戎车既驾,四牡业业。岂敢定居?一月三捷”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行道迟迟,载渴载饥。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!”(《小雅·采薇》),让我们看到久戍而归的士卒曾经的军旅生活和怀乡之情。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,与子同仇”(《秦风·无衣》),让我们体会士卒为抵御外侮保家卫国同仇敌忾之尚武精神。

《诗经》里有周代的徭役故事。《小雅》中之“北山”“何草不黄”等章句,倾诉役夫在外行役而忧虑父母生活的心声。《大雅》之《板》《民劳》等篇中,“民亦劳止、汔可小休”等诗句表达服役者渴望喘息休憩。《魏风·陟岵》中“陟彼岵兮,瞻望父兮”“陟彼屺兮,瞻望母兮”,是在渴念亲情。《小雅·十月之交》:“抑此皇父,岂曰不时,胡为我作,不即我谋,彻我墙屋,田卒污莱”,《小雅·小明》:“昔我往矣,日月方除,曷云其还,岁聿云莫,念我独兮,我事孔庶,心之忧矣,惮我不暇”,是谴责劳役误农误产。   

《诗经》里有周代的税负故事。周代田赋的“彻法”,在古代被认为公正适度,所谓“什一者,天下之中正也”(《公羊传》),但《诗经》中写到了税外负担。《豳风·七月》“七月鸣鵙,八月载绩,载玄载黄,我朱孔阳,为公子裳”“十月陨萚。一之日于貉,取彼狐狸,为公子裘”,农民需向公家上交丝麻织品和猎物以制衣裘。“二之日凿冰冲冲,三之日纳于凌阴,四之日其蚤,献羔祭韭。九月肃霜,十月涤场。朋酒斯飨,曰杀羔羊。跻彼公堂,称彼兕觥,万寿无疆”,农民冬日要取冰收藏以待夏日王用,仲春献出羊羔韭菜之类以供王室祭祀之用,缴粮之余还要贡奉果蔬美酒。

《诗经》里还有周人的赋税心理。《小雅·甫田》“倬彼甫田,岁取十千。我取其陈,食我农人。自古有年。今适南亩,或耘或耔”,反映农民尽管收成不好,仍要勤勉劳作以缴公粮的矛盾心理。《小雅·北山》:“或燕燕居息,或尽瘁事国,或息偃在床,或不已于行,或不知叫号,或惨惨劬劳,或栖迟偃仰,或王事鞅掌,或湛乐饮酒,或惨惨畏咎,或出入风议,或靡事不为”,是服役者对自身劳碌不息而统治者养尊处优的强烈不满。  

    这些诗句中,蕴藏着民风、民情、民怨、包含着礼仪,道德,历史,几乎构成了一部内容丰富的社会教育课本。这部课本竟然那么美丽而悦耳,很自然地呼唤出了一种普遍而悠久的吟诵,吟于天南,吟于海北;诵于百年。于是,熔铸进了中华民族的集体人格。 饥者歌其食,劳者歌其事,赋者歌其税。一部《诗经》,305篇,49篇涉税诗歌,其中的税收故事,穿越古今,擦亮记忆,是周代赋税历史的文学叙述和鲜活印记。

扫一扫分享本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