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税法趣味角  >  税收故事 > 正文

金庸武侠小说里的税收故事

发布时间:2018-11-12 作者:南通税务局 来源:江苏税务 浏览次数:

金庸曾给自己14部中、长篇小说写过一副对联: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”,横批“越女剑”。在这些作品中,不少人物和事件与税收密切相关。  

一、《射雕英雄传》:故事的起因是税收

《射雕英雄传》第二回“江南七怪”中,完颜洪烈受到妙手书生朱聪戏弄后,找来嘉兴府的知府盖运聪弄得银两,在得到亲兵的保护后对包惜弱表明身份是“大金国六王子,封为赵王”。接下来金庸写道:

包惜弱自小听父亲说起金国蹂躏我大宋河山之惨、大宋皇帝如何被他们掳去不得归还、北方百姓如何被金兵残杀虐待,自嫁了杨铁心后,丈夫对于金国更是切齿痛恨,哪知道这几天中与自己朝夕相处的竟是个金国王子,惊骇之余,竟是说不出话来。

完颜洪烈见她脸上变色,笑声顿敛,说道:“我久慕南朝繁华,是以去年求父皇派我到临安来,作为祝贺元旦的使者。再者,宋主尚有几十万两银子的岁贡没依时献上,父皇要我前来追讨。”包惜弱道:“岁贡?”完颜洪烈道:“是啊,宋朝求我国不要进攻,每年进贡银两绢匹,可是他们常说甚么税收不足,总是不肯爽爽快快的一次缴足。这次我对韩胄全不客气,跟他说,如不在一个月之内缴足,我亲自领兵来取,不必再费他心了。”包惜弱道:“韩丞相又怎样说?”完颜洪烈道:“他有甚么说的?我人未离临安府,银子绢匹早已送过江去啦,哈哈!”包惜弱蹙眉不语。完颜洪烈道:“催索银绢甚么的,本来也不须我来,派一个使臣就已足够。我本意是想瞧瞧南朝的山川形胜,人物风俗,不意与娘子相识,真是三生有幸。”包惜弱心头思潮起伏,茫然失措,仍是默默不语。

文中,包惜弱的“惊”与完颜洪烈的“喜”皆因税而起。税收不足成了宋朝缓交岁贡的借口,间接地成了赵王游览南朝的借口,更由此引出一段射雕英雄传奇。

二、《碧血剑》:皇太極明定輕徭薄賦

《碧血剑》中的袁承志不是单纯的“江湖人”,也没有太成熟的“政治观”,他保留了凡人的特点:用自己(老百姓)的情感去看待问题。且看看袁承志内心的迷茫与叹息:

袁承志心下愤怒,轻轻又揭开了两张琉璃瓦,看准了殿中落脚之处,却听得皇太极道:“南朝所以流寇四起,说来说去,也只一个道理,就是老百姓没饭吃。咱们得了南朝江山,第一件大事,就是要让天下百姓人人有饭吃……”袁承志心下一凛:“这话对极!”范文程等颂扬了几句。皇太极道:“要老百姓有饭吃,你们说有甚么法子?范先生,你先说说看。”他似对范文程颇为客气,称他“先生”,不像对鲍承先那样呼之为“老鲍”。范文程道:“皇上未得江山,先就念念不忘于百姓,这番心意,必得上天眷顾。以臣愚见,要天下百姓都有饭吃,第一须得轻徭薄赋,决不可如崇祯那样,不断的加饷搜刮。”皇太极连连点头,说道:“咱们进关之后,须得定下规矩,世世代代,不得加赋,只要库中有余,就得下旨免百姓钱粮。”范文程道:“皇上如此存心,实是万民之福,臣得以投效明主,为皇上粉身碎骨,也所……也所甘愿。”说到后来,语音竟然呜咽了。

袁承志暗里佩服皇太极,开始相信若由他来做皇帝,将比闯王更有把握稳定江山。后来皇太极被多尔衮谋杀,袁承志却反而若有所失。

明末,中國領土為三強角逐,分別是明崇禎、滿清皇太極與闖王李自成。在《碧血劍》與其附錄的〈袁崇煥評傳〉中,金庸詳細描述了三個領導人的治道。崇禎:剛愎疑忌,亂殺將臣,徵稅無度;皇太極:知人善任,高瞻遠囑,明定輕徭薄賦;李自成:驕傲自滿,軍紀敗壞。因此,明朝敗亡了,闖軍潰散了,滿清成了中原新主。

三、《鹿鼎记》:康熙实行“盛世滋丁,永不加赋”

金庸笔下的真正英雄——康熙收台湾而护国土,平三番而定天下, 战沙俄而维主权,减赋税而安民生。多少侠客想做的却没有做到的事,康熙做到了,不是凭借绝世武功,而是凭借英明决断。

 顺治让韦小宝转告康熙:“你跟他说,要天下太平,『永不加赋』四字,务须牢牢紧记。他能做到这四字,便是对我好,我便心中欢喜。”

又:他(康熙)沉默半晌,回头向禅房门看了一眼,说道:“老皇爷吩咐我爱惜百姓,永不加赋。这句话你先前也传过给我了,这一次老皇爷又亲口叮嘱,我自然是永不敢忘。”韦小宝问道:“永不加赋是什么东西?”康熙微微一笑,道:“赋就是赋税。明朝那些皇帝穷奢极欲,用兵打仗,钱不够用了,就下旨命老百姓多缴赋税。明朝的官儿又贪污的厉害,皇帝要加赋一千万两,大小官儿至少多刮二千万两。百姓本来穷得很了,朝廷今年加赋,明年加税,百姓哪里不家饭吃?田里收成的谷子麦子,都让做官的拿了去,老百姓眼看全家要饿死,只好起来造反。这叫做官逼民反。”韦小宝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,原来明朝百姓造反,倒是做皇帝,做官的不好。”康熙道:“可不是吗?明朝祟祯年间,普天下百姓都没饭吃,所以东也反、西也反。杀平了河南的,陕西的又反;镇压了山西的,山东的又反了。这些穷人东流西窜,也不过是为活命。明朝亡在这些穷人手里,他们汉人说是流寇作乱。其实什么乱民流寇,都是给朝廷逼出来的。”韦小宝道:“原来如此。老皇爷要皇上永不加赋,天下就没有流寇了。皇上鸟生鱼汤,铁桶似的江山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康熙道:“尧舜禹汤,谈何容易?不过我们满洲人来做皇帝,总得要强过明朝那些无道昏君,才对得起天下百姓。”

金庸先生笔下的康熙,轻徭薄赋,俨然一代明君典范。其亲政的55年里,免天下钱粮3次,漕运2次,遇上庆典,巡幸,用兵,天灾这些事,都酌情减免钱粮;在康熙49年,颁布了业户捐免7分,佃户捐免3分;康熙51年颁旨以康熙50年丁额为准,以后额外增丁,不再加赋,在鹿中所说的“盛世滋丁,永不加赋”也就这事,他所采取的举措减轻了人民的负担,有利于生产力的提高,财富的积累,国力的强盛。

四、《天龙八部》的结局:段誉减免盐税,万民归顺

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。弱水三千,但饮一瓢——段誉真的爱王语嫣吗?《天龙八部》大结局写道:

段誉自在大理国登基为君,除一场天花瘟疫外,国泰民安,四境清平;他听从伯父本尘大师及拈花寺黄眉大师的建议,免除了大理通国的盐税。他开宽道路,广征车船,大举从四川输入岩盐,又在大理西北探得两处盐井,每年产盐甚丰,通国百姓食盐无税,供应丰足,还有余盐输到吐蕃,换取牛羊奶油。全国百姓大悦,都说段誉是个为民造福的好皇帝。

五、《倚天屠龙记》:怜我教众,忧患实多

金庸笔下的明教徒,常常放在口上的一句就是“怜我教众,忧患实多”。《倚天屠龙记》之“与子共穴相扶将”第697页:当此之际,明教和天鹰教教众俱知今日大数已尽,众教徒一齐挣扎爬起,除了身受重伤无法动弹者之外,各人皆盘膝而坐,双手十指张开,举在胸前,作火焰飞腾之状,跟着杨逍念诵明教的经文:“焚我残躯,熊熊圣火。生亦何欢,死亦何苦?为善除恶,惟光明故,喜乐悲愁,皆归尘土。怜我世人,忧患实多!怜我世人,忧患实多!”

元末老百姓忧患多,才有“石人一只眼,挑动黄河天下反”的民谣,才有朱元璋由和尚到起义者、由郭子兴的亲兵成为一代开国皇帝的千古传奇。所以朱元璋在南京南面称王以后,很是关注农民问题:鼓励农民开荒,规定,凡是新开垦的荒地,免租税三年;由于连年的兵荒马乱,土地荒芜,人口急剧减少,他颁布法令,凡是无人荒地,只要“报备”以后,谁开垦了就是谁的,他人勿得庸议;大力减息减租,让农民在收割季节以后,留下来的粮食还能够度过冬天。

(章兵 季桂荣)